三名战士的“荣誉之战”

三名战士的“荣誉之战”
有时分,改动需求很大的勇气——“优异义务兵”吴洋洋踏上起跑线的那一刻,班长尚耀辉看到新兵吴洋洋的眼睛在不断地转。看得出,他又动起了小心思。一声令下,吴洋洋如脱缰之马快速奔出,他的速度底子不像一个常“泡”病号的新兵。尚耀辉悄然跟在了后边。果不其然。跑了一瞬间,目睹死后无人的吴洋洋一头钻进了灌木丛,却被跟随这以后的班长尚耀辉抓个正着。这不是吴洋洋第一次偷闲。初入兵营,由于运动量过大,吴洋洋的小腿扭伤。班长、排长问得最多的便是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这似乎也为他找到了一个偷闲的托言:遇到跑步,他稍有不适便打陈述出列;单兵战术等相对辛苦的课目,他能推则推,能躲则躲。直至新训毕业查核,他的单个操练课目依然达不到及格规范。新训完毕,分到中队的第一天,指导员木文浩将吴洋洋带进了荣誉室。看着墙上泛黄的奖状和新班长陈星伦的头像,吴洋洋心底产生了一种之前从未有过的主意:有没有一天,自己的形象也能留在荣誉室?所以,吴洋洋第一次产生了想参与中队交锋的主意。但是,想要参与器械交锋,就得在器械场重复操练,忍耐无数个肌肉酸胀如蚁咬、手掌血泡扎疼爱的瞬间;想要参与装备越野交锋,就得在跑道上重复跑,忍耐无数个厌恶反胃、嗓子枯燥、双腿发麻的瞬间;想要参与教练员交锋,就得写数万乃至数十万字的教案,忍耐无数次批判和自我置疑的瞬间……这样一想,他感觉自己又没了这个底气。察觉到吴洋洋心里的“风吹草动”,班长、排长总是有意无意地安排他清扫中队荣誉室的卫生。一日复一日,看着身边了解的人佩带奖章、举起奖牌的精彩留影,他心头忽然第一次产生了动力:去拼一下,说不定能成功呢?面临那些从前让他躲避的“苦楚”,他选择了坚持。5公里装备越野,他拼命跟上我们;战术操练,他第一个往地上爬升,毫不介意手肘、膝盖磨破了……慢慢地,他听到的鼓舞多了、批判少了,那些从前感到难熬的操练也感觉越来越带劲儿。那年年终,中队党支部共同决议,将吴洋洋评选为“优异义务兵”。吴洋洋觉得,这是一个好的最初。不是一切尽力都有成果,但不可以抛弃——特战队员詹来勇交锋是吴洋洋念念不忘的,但是并不是每一个有交锋资历的战士都能走上交锋场,比方詹来勇。上一年年头传来音讯,总队将在8月中旬举办特战交锋。因本质过硬,詹来勇刚调入特战中队,便赶上如此好的时机,他非常想参与这场交锋。为公正起见,中队决议选拔12人作为预选方针参与特训,但正式队员只要7人,这意味着将有4人被筛选、1人担任候补。詹来勇暗自鼓足了劲,他为能参与交锋整整准备了3年,该是自己上台展现身手的时分了。来之不易的时机,让詹来勇反常爱惜。但是,两周后中队将进行预选队员的第一次筛选。这给预选排名第12的詹来勇心头压了一块巨石。詹来勇历来都不是一个害怕困难的人。虽然预选队员们午饭、晚饭均在操练场吃,每天操练时刻长达10多个小时,但詹来勇仍是能找到加练的时刻。每天操练战友们歇息了,他依然在给自己加码。两周转眼而过,詹来勇期望自己的尽力可以完结逆袭,实际却给了他一记重击——比较“老特战”,他的体能根底仍是单薄,电影里回转的情节没能在他身上呈现。再次测验,他仍是垫了底。当天操练完毕,指导员庞开阳宣告:詹来勇被筛选。直到第二天清晨,参赛预选队员一大早就背着装具出门操练去了,而詹来勇同其他战友正常出操时,他才意识到,自己真的被筛选了。上午进行闯入固定方针操练,詹来勇心猿意马,一向没和战友们配合好,他的脸上写满了“丢失”两个字。人人都知道只要不断地尽力才干完结抱负,但当真实拼了命都没有成果时,詹来勇心中仍是很难过的。从新兵连开端,他就梦想着有一天可以站在领奖台上,胸前挂着金灿灿的奖章,享受着荣誉带来的巨大满足感。一千多个日日夜夜,他都在准备着,却仍是没跨进门槛。预选赛被筛选带来的巨大的心思落差,简直摧毁了他一向活跃进步的心。操练完毕后,指导员独自留下了他。跟着攀谈的深化,詹来勇才理解,本来在指导员和战友们眼中,自己初入特战中队就可以当选12人名单,现已是很不错的成果。就算中队让自己一向留到参与总队交锋,又能在全总队特战精英的比赛中取胜吗?詹来勇给自己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被筛选很难过,但自己拼过了也无悔。假如没有成功的实力,纵然参赛又有什么含义呢?詹来勇从头给自己定了一个方针——下次交锋一定要走出支队,在更高的舞台露脸。人生不能重来,交锋也是——“勇士”勋章获得者陈伊飞詹来勇念念不忘的交锋,在两年前的陈伊飞眼中却无关宏旨。新兵连是体能尖子,后来成为支队第一批“特战人”,是“勇士”勋章的获得者,有“滇武枪王”的绰号,陈伊飞身上的光环有许多。但是常常提起两年前的那个决议,他仍旧怅惘不已。2018年武警部队举办特战交锋,总队选择交锋队员,陈伊飞在近一年的集训中一路过关斩将,冲过道道关卡,一直保持着“预订正式队员”的头衔。谁也没想到,在最终一次选拔中他发挥失误,成果不甚抱负。由于成果不可安稳,上级决议由候补选手代替陈伊飞,由他担任候补。巨大的落差让陈伊飞一时难以承受。他抛弃了当候补,静静拾掇好行囊回到了中队。他心里也知道,错失这次时机,很可能军旅生计中不会再有下一次了。但是,陈伊飞没敢说实话,领导和战友们只知道他被筛选了。那段时刻,每逢想到自己错失了武警部队的交锋,他就夜不能寐。他不止一次问自己,假如最初可以坚持一下,是不是就能争取到更大的荣誉?但是,韶光不能倒流,人生也不能重来。从哪里丢掉的,就从哪里找回来,陈伊飞暗自憋了一口气。总队再次安排特战交锋的时分,陈伊飞第一个向中队党支部递交了请战书。但是,在特战中队长时间超强度操练堆集的伤势却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困扰。准备队员初度选拔,陈伊飞拔得头筹。在接下来的操练中,他发现每次跑完步后,膝盖都痛得不可,有几回负重跑完后,乃至需求人搀扶。中队考虑到他的特殊情况,问询他要不要退出,他却拒绝了,这次他不想再留惋惜。每次操练,陈伊飞都用护膝将膝盖勒得紧紧的,外面缠上厚厚的纱布。每天操练完毕后,他的膝盖都被汗水浸泡得发白。不知道的人觉得陈伊飞很拼,可他心里清楚,自己只是在尽可能地去补偿没能参与武警部队交锋的惋惜,重拾从前丢掉的荣誉。半年强化操练转眼即逝,陈伊飞不记得自己用掉多少纱布和护膝,淌下多少汗水。陈伊飞的拼劲也带动了队友们——在“运动后对隐显方针射击”课目中,他负重22公斤,娴熟运用各种枪械,战胜了从前“代替”他参与武警部队交锋的战友;上等兵吴安智负重完结小组归纳演练后,在膂力严峻透支的情况下,仍旧坚持站到最终……当裁判员在主席台上把团体第五名的奖牌递到小队长何文博手中时,陈伊飞仍是觉得不太满足。依照规则,他现已快到特战队员的执役年限了。但他觉得自己还能为团体做更多更重要的事,战友们需求一个经验丰富的领路人,而他义无反顾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